VOAL再战五百年

几时重太匆匆

要不是这里还有很多我喜欢的太太和别的CP,我早就卸了。说实话,有些难过。

【闲扯+牢骚】一些无关紧要的话

       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我喜欢的cp 总被人掐。。无论是佐樱,犬薇,还是ALVO ,在到后来的楼诚。我萌cp 从不会突然就不爱了,更不会去回踩,因为真心喜欢过一个东西是不会返回来给她抹黑的。

       之前喜欢佐樱时就经常被身边的佐鸣党嘲讽,到现在班里一个喜欢雏田的同学还会无限的给我安利她,并且黑樱。后来喜欢ALVO 有被父子党撕。。。我从来都不说什么,第一,我不太会说话,被骂了什么的我都没话再骂回去。第二,不想理nc的人,对他们我真没啥可说,只想告诉他们多读...

恕我直言,回踩还出来恶心人的都是脑子晃荡的

【VO】“拇指”姑娘

1
甜蜜的梦境,有自己家滚圆的的儿子,滚圆的小儿子,还有嘴角噙笑的爱人,真真蜜一样甜。可是再美好的梦总会醒过来,维果是被细微的喊叫声吵醒的。
“奥利?别闹了还早呢再睡一会……”说着伸手去揽吵醒他的“小混蛋”。
空的!“奥兰多!?”维果猛地坐起来,大清早有点低血压,伸手扶了扶额头。
“维果!我在枕头上!”
看着维果惊恐的眼神,奥兰多感觉很心累,一大早醒来世界变了个样,周围的事物如此熟悉也如此陌生。维果的脸还是那张脸,可是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大!?
维果俯下身,近距离的看着不足15厘米的奥兰多。揪着毯子一角遮住光裸的身子,露出来的皮肤上全是昨夜留下的痕迹,看来是本人没错。
“奥利,你……”
“我不知道啊,天啊为什么我...

你错过了,可你不能说就是对方错了。

【楼诚独立小段子】手冷


明楼:阿诚?
明诚:大哥,怎么了?
明楼:忙什么呢。
明诚:我给花搭个棚,冬天了,冻死怎么办。
明楼低下头继续看书,日头渐落。
明楼:阿诚。
明诚:唉,大哥。
明楼:忙完了?
明诚就着花圃花圃旁的水管冲了冲手,走进屋里。
明诚:大哥?
明楼招手让明诚坐下。
明楼:手冷吗?
明诚想开口,却还是红了耳朵把手放在明楼的膝头,任那人将温暖一丝一缕的传到心尖。

有一种喜欢是他和别人在一起了我会难过,他和别人分手了我还是会难过。

【VO】保险(AU)

奥兰多是一个新手保险推销员,上纲上线没几天。推出去的几个单子完全不是因为他的推销水平有多好,而是因为他有张人见人爱的脸。

奥兰多想静静。

就像春天刚长上来的新叶,从小到大所有人里没有一个不喜欢奥兰多的,谁不喜欢长相这么漂亮的孩子啊?因为长得好看,奥兰多确实受到了不少优待。

当他鼓起勇气敲响今天第一家门的时候,奥兰多轻轻呼了一口气,握紧拳头给自己加油。保险卖不卖得出去没关系,千万别像前几天那个胸毛男一样把自己骂一顿。

出来开门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先生,看起来文质彬彬的。奥兰多出了一口气。

“您好?”眼镜先生礼貌的问。

奥兰多微笑着说:“早上好先生,你吃过早饭了吗?”

“正在吃呢,有事...

【VO】早安(Good morning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新西兰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驻扎着大队“人马”,来来去去忙忙碌碌。天边还只是泛着鱼肚白,太阳还没有升起来。

维果披着大衣靠在椅子里,脸上还盖着大大的牛仔帽,轻轻的打着鼾。身边的工作人员来回走动,摆弄着器械,扯着嗓子喊人都没有打扰到他的小憩。

阳光一点一点的从地平线处溢出来,橙红色的...

【VO】啤酒(beer)

车流涌动,城市亮的想白昼一般。他站在落地窗前,将这美丽的夜景尽收眼底。

手腕上的表指针已经指向晚上十一点,他用指尖敲了敲表盘,手臂上漂亮的肌肉或许比精美的腕表更有吸引力。棕色套头衫服帖的裹着他的身体,被他的体温暖热。

“不会被那群人灌醉了吧。”他这么想着,那人就推开门进来了。

上前扶住那不稳的身子,闻到了酒气,却不重。这么多年喝酒还是不怎么样,看来这次喝的不算多。

“维果你为什么不来,大家都很想你。”

“我这不是很忙吗。”

“你忙你忙,你天天忙的在家看看书,出去摄影,也抽不出时间和大家聚一聚。”

他不说话,笑了笑,伸手揉着那人的头,看着那人的一头卷毛被自己揉成鸡窝。

“维果,你...

© 几时重太匆匆 | Powered by LOFTER